赵连甲:扎根沃土颂扬古贝春

新闻分类:墨香酒韵来源:古贝春编辑部李国峰点击次数:42发布日期:2019-05-07

人物小传:赵连甲,1935年出生,河北河间人,出生于天津。著名曲艺作家、表演艺术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,中华说唱艺术研究中心常务理事,中华山东快书研究会副会长,中央电视台《艺苑风景线》艺术指导。 中国广播艺术团一级演员。曾多次应中央电视台邀请担任春节、元旦以及《综艺大观》等晚会编撰、艺术指导,其中由其创作的喜剧小品《懒汉相亲》、《拔牙》等,受到好评。2000年荣获中国曲艺家协会授予的“新中国曲艺50年特别贡献曲艺家”称号。

411日至12日,我公司高级顾问赵连甲先生来公司参观考察,这是他最近几年第二次故地重游。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周晓峰,县政协原副主席、德州市曲艺家协会主席尹宝生,公司领导赵殿臣、张恒录、顾金栋、李宽云等陪同考察。

赵连甲是古贝春的老朋友。据他回忆,早在1977年,他就曾来武城采风创作,在武城酒厂受到了张子文书记的接待,并从此与古贝春结缘。人们熟知他,是在电视荧屏里演小品,其实他是个搞曲艺创作的高手,大部分时间是“幕后英雄”。由于我是这次活动的陪同人员,就给了我接近他并采访他的机会。

其实,这是我与赵连甲先生的第三次见面。第一次见面,是在201355日。那天我奉命与尹宝生主席一起,去德州某宾馆接他来公司考察,那一年他虚岁79。我对赵连甲先生最初的印象是小品《懒汉相亲》里的那个村长。初见“村长”,是一个和蔼、健谈的老头,那时他的头发还是黑的,这次时隔6年,他已经满头白发了,不过还是那么健谈。第二次见面,是我陪同尹宝生主席赴北京参加他八十岁寿辰活动。那次是在王府井的全聚德饭店,唐杰忠、李金斗、郝爱民等相声名家,还有很多评书界名家如田连元都到场了,我们带去了百年老窖为他庆生,李金斗主持生日宴会。这一次,我见了他自然非常亲切。

他很愉快地接受了采访。

“我与古贝春感情很深。古贝春很有名气,和中国广播艺术团的关系非比寻常。马季是你们代言人就是例证,他为古贝春做了很多工作。应该说,那个年代是‘文化搭台,经济唱戏’,是时代赋予我们的结合,而在后来,确实是通过多次接触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”

为了搞创作,赵连甲立志要扎根农村,寻找鲜活的素材。他第一次来到武城酒厂,听说了张子文书记以质取胜,搞纯粮食酒发展企业,使企业走出困境的事迹,他又见到张子文书记,被他的淳朴实干所感染。从那以后,激发了他创作的灵感,才有了后来的《贾厂长取经记》(后改名为《爱民酒厂》)这部电视小品的问世。

“一个农民,为什么成了企业家?我时常在思考这个问题。我认为,最早是一种淳朴的本质,这种淳朴是源远流长的,是中国农民的本质特征。”

在八十年代后期,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着中华大地。改革,带来了经济发展,也使“拜金主义”思想抬头。人们在迷茫、懵懂中好像失去了方向。这一时期的很多文艺作品都是在批判“拜金主义”的。而《爱民酒厂》就是这样一个代表作品。

该剧在武城酒厂取景拍摄,由赵连甲编剧,郭振清、郝爱民、赵连甲主演,说的是一位爱民酒厂的贾厂长生产的“爱民”牌白酒质量低劣,却夸大宣传,以次充好,以至于坑害了很多消费者。当消费者找上门来讨要说法的时候,贾厂长又借故溜之大吉,名曰外出“取经”。在一处饭馆里,贾厂长碰到了两位顾客(其中一位由尹宝生主席扮演)在喝三角古贝春,他看此酒品质优良,就谎称孝敬老人,借走了半瓶古贝春。回到厂里,他偷梁换柱,假冒古贝春的牌子再次开张营业,最后被郭振清扮演的消费者“老郭”识破并把他当众灌醉的故事。该剧批判了“唯利是图”的拜金主义,弘扬了“诚信经营”的社会正气。

其实,在赵连甲的众多作品当中,他有十多次提到过古贝春或武城县。例如,在电影《金钱大裂变》中,饭馆喝酒片段中喝的就是三角古贝春,在曲艺小段《借校徽》中,三角古贝春又成了送礼的美酒。他说,这些都是真实感情的流露。

“要说最自然的流露,是在《懒汉相亲》里的一句台词。当时,宋丹丹扮演的魏淑芬一定要看‘电视’,由于电视是一个纸箱假冒的,我扮演的村长急中生智,钻到了纸箱后面冒充播音员,想骗过‘眼神不好’的魏淑芬。可是说什么呢?我临场发挥,在一刹那中不知道怎么就说成‘据山东电视台武城报道……’由于当时掌声、笑声很大,不仔细听真听不出来。不过后来我想,为什么我就说出武城来了呢?这可能就是一种真实、自然的流露吧。”

多年的扎根基层,吸取营养,使赵连甲成为一个高产作家。由他创作的小品、相声、评书、影视作品等多达几百个,他的弟子大多成了各省曲艺家协会的主席。虽然他取得了很大的成就,但是始终不忘古贝春这个老友。1989年,张子文书记病倒了,远在北京的赵连甲夫妇专程来武城看望了张子文书记。据赵连甲先生回忆,他的老伴——也是大鼓表演艺人,听说张子文病重的消息以后坚持要来看望,“我老伴从来没有专程去看望哪一个病人,张子文书记是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。我老伴评价他‘这人厚道,绝不会占人便宜’。”赵连甲说。

2003年,赵连甲再次来到古贝春考察。看到古贝春在周晓峰董事长的带领下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发展,心里非常高兴,挥毫写下“情系古贝春”五个大字。临行,周晓峰董事长向他颁发了我公司高级顾问的聘书。

“真没想到古贝春发展的如此之快,周晓峰董事长是一个了不起的企业家。他和张子文书记骨子里都有一种淳朴的本质,这使得古贝春始终诚信经营。另外他的创新意识,是古贝春发展的决定性因素。我想,一个文艺工作者有义务去宣传这样的企业,这样的产品,这是文艺工作者的良心。另外,创作起来也会有真情实感,非常顺畅。”

平时,赵连甲先生每当看到武城的消息都会不自觉地看下去,一看没有古贝春的消息就会很失望。北京最出名的酱菜“六必居”,他看到介绍说最初的制作者大部分是德州人,而且里面有三分之一是武城人,他感到亲切万分。

“我这次来发现公司文化建设搞得很好。酒文化与当地的文脉是分不开的,张子文、周晓峰深谙此道。古贝春的气量很大,这与领路人的淳朴是分不开的,古贝春的文化是时代产物。有这样的文化积累,有这样的产品质量,我想,古贝春一定会走得更远!”赵连甲非常肯定地说。

这次他带来了《爱民酒厂》和《金钱大裂变》的视频资料,和他整理的自1952年至今创作的作品。他请我看他的作品目录时,我很震惊,震惊于这位老人的勤奋高产。对于这些宝贵的资料,赵连甲先生归功于党和人民创造的伟大时代。他在一段《后记》中深情地说:“一个自幼过着颠沛流离生活、只读过一年多私塾的年轻说书艺人,竟然成了知名演员、作家,出版著作,还荣获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﹗若没有我们伟大的党伟大时代的造就和这样优越的文艺创作氛围,怎么会有我今天的一切啊﹗”

      “古贝春是我扎根基层的一个鲜活素材,给了我创作的灵感。同时,古贝春也是我的老朋友,以前是,现在是,将来永远都是!”赵连甲先生如是说。